消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消毒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孤星行第五章传销窝点[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3:51:15 阅读: 来源:消毒机厂家

【第五章传销窝点】

第二天一早我便精力充沛的起床了,然后按照前一天预计的安排先后吃了点早点,取了钱,然后把我房子里的东西能卖的都卖了。然后带着我的行囊来到了火车站。站里的人很多,各地的人都有,有打工的农民工,有念书的学生,还有出差的旅人,和谈生意准备坐火车的老板。

大家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操着一口地方话各说各的,有些人的口音我是一句也听不懂。

想着我就要离开家乡了,我忽然想起了家乡的老母亲。于是给她老人家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因为工作的原因要去一个稍微远点的城市去发展,让他老人家一个人好好照顾自己,只要我一有空就会回来看她的。老母亲慈爱的告诉我,要好好照顾自己,在外面要多做事少说话。要我尽快领个媳妇回家给她看。

挂了电话,我想到母亲这些年真的很不容易,在我17岁那年,父亲由于外出遇到车祸去世了,只是母亲一个人苦苦撑起这个家。农活时间他就忙着农活。过了农活时间很多家庭都回在冬天闲在家里。而母亲却常常为了一天能多赚点钱而大冬天去镇里贩卖水果。

我那时常常想着我不要上学了,看着母亲这般辛苦,我的心是那么的痛,但是母亲却以死相逼,要求我必须上完大学。而如今我已经工作了,母亲生活压力小了,可是她老人家却还没有在我这里享过一天的福。她知道我在外面生活不容易,好工作不好找,他从来不像我诉苦。

妈妈,我爱你,我发誓,我一定要让您幸福。我暗暗的在心里发了这个誓。

火车站内的人多了起来,后来火车到了,我费了很大劲才挤上车。然后发了个信息给上海的哥们:胡成啊,我坐上车了,我大约晚上7点半到,你到车站要接我啊。

发完信息我想起小时候的胡成,那时候大家叫他大胡成,应为他个头大,长的憨憨傻傻的。哈哈,现在都长大了,自然不适合叫人家外号什么的。

正想着的时候,胡成发来了信息,说没问题,一定在火车站等着我,然后带我去吃了饭在回他们住的地方。

也好,我在车上看看形形色色的人在看看窗外,看着那熟悉的建筑,熟悉的草木,还有这整座熟悉的城市,开始慢慢的向身后远去,车开动了。

火车的走了一个多小时,车轮碾压在铁轨上重复的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是那么的具有催眠效果。我就这样沉沉的睡着了。

昏昏沉沉的,一直睡到下午6点多,天色已然被黑色笼罩了,就快天黑了。我坐起身,从包里找出了一块面包,先垫了垫肚子。然后继续看着完全陌生的窗外。

当列车上卖东西的人又走过过道两次后,终于,火车块到上海站了。我把脸贴在玻璃上,看着窗外的高大建筑一片灯火辉煌。恩,这就是传说中的上海了,发达的大城市!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像书上写的大城市一样是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地域。

当列车停稳后,我急忙提着自己的东西下了车,远远的看到一个还算熟悉的身影在向我招手。恩,还好,胡成这小子,还没怎么变。和我一样留着偏分长发,只不过他的脸型比较方大,在加上头发和脸都油光发亮的,让我觉得他的脸好像烤肉。。。。

“这边,凡小土。”胡成张着大嘴哈哈笑着大喊道。

擦的,尽然叫我外号,我瞪了他一眼,回敬一句:“大胡成,你小子看来混的不错啊,哈哈!!”

胡成,跑过来,一把接过了我右手里的包,左手搂住了的我肩膀。嘿嘿笑着说:“你还带这么多东西啊,我这里什么都有,被子衣服什么的。待会啊,咱哥两得好好喝两杯,好几年没见了,呵呵。”

“是啊,这两年你过年都没回过家,想必是在外面发达了。呵呵,你到底做什么工作啊,那么神秘的?”我问。

“嗨,瞎弄,基本上就是别人投资我们给做生意,晚上在给你好好介绍下。”大胡成含糊的说了一句。

我却更加一头雾水了。“不是吧,还有这等好事,晚上你要给我好好说说,哈哈,有福同享嘛。”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很多时候的福不能同享,难也不能同当。

出了车站,我们坐了个出租车到了上海市外围的区域。最后在一个不是很豪华的小区里停下来了。我们并没有上楼,胡成把我的东西寄放在了小区的门房里,然后带着我出去吃了点饭。点了两个比较平常的菜,要了四瓶啤酒,和两碗米饭。到最后,我们也不吃菜了,就是光喝酒,但是我还是没能喝多少,一瓶半是我的极限了,大胡成却说我太能装,不够意思,然后他醉凶凶的把我剩下的那半瓶也喝了。”

看看时间已经9点多了,我悄悄把账结了。

大胡成迷迷糊糊的说:“你小子,哈哈,小时候还欺负过我。。。。你记得了不?呵呵。。。。”“咯,”他打了个饱嗝,继续说:“那时候你瘦的跟猴似的,不过。。。。不过。。。。。”

“哈哈,那时候你个子最大嘛,呵呵,和你打架比较有成就感。”我傻笑着说。

我们又聊了一会,快10点的时候,我想着不能在说下去了,然后拉了拉他说:“胡成啊,咱们该回去了,太晚了。”

“额,对了。。。。得回去了,还得向。。。。向。。。。王队长报告下”他轻声呢喃着说,我也没在意他说什么。

起了身他晃晃荡荡的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到小区门房拿上了我的行囊。然后我们进了第五栋楼,三楼的1号门。进去了以后我抬头看到的是很多人,我忽然愣了下神。很多人像小学生似的,一人一个小桌子,坐在客厅里,好像在听讲课什么的。见我随着大胡成进来,大家都安静下来,把目光投向了我。我机械的点了点头,冲大家笑了笑。

“王队长,这。。。这就是我说的我的朋友。”大胡成指了指我,然后迷糊的走进了客厅靠右手边的一个卧室。

然后我朝着那个胡成叫王队长的人点了点头伸出手和他握了握手说:“你好,我是胡成的朋友!”那个穿了一身笔挺西服的王队长,紧紧握了下我的手,秃了顶的大脑袋上泛着油光,脸上绽放出无比灿烂的笑容。

“你好,凡尘,昨天听胡成和我说了,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我们这个集体欢迎你。”说完,王队长带头鼓掌,接着客厅里的所有的人都鼓掌欢迎我的到来。我有些受宠若惊了,这也太把我当回事了吧。

“好了,大家今天就早点休息吧,明天继续上课,那个,凡尘,你去客厅的3号卧室去,和胡成一个房间,今天先挤一挤,明天给你安排好住的床位。”王队长说完,朝门头上写着一号的卧室里走去。而五六个女孩子也朝标着2号的房间里走去,我则跟着前面的几个男的走进了一号卧室。

进了卧室一看,比我那小房子还要挤,全是上下铺,5个上下铺,住了10个人,我算第十一个。

仔细端详这房子里的人,有两个岁数稍大点的男人和胡成的穿着还算体面,其他的人,看那穿着就知道比我的境况好不到哪里去,有两个似乎还不如我,这样的一群人能赚大钱?在看看胡成,那小子已经睡着了。

随后一个年龄大约有35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从一号卧室里面拉了个床板进来,放在了地上,然后呆木的说:“你今天先把行李铺这里先凑合一夜吧,明天再说。王队长说这两天你也不用干什么,放松两天,然后给你安排你的工作,我们这个小队房间满了,可能过几天把你安排到第六小队去,在12号楼呢,早点睡吧!”

我点点头铺开了自己的行李,看着大家也真是有条有序,大家的被子叠的跟豆腐块似的,也没有人说多余的话,气氛相当的严肃。当我看着大家铺开床铺脱衣服准备睡觉的时候,我知道我也必须这么做了,于是只简单的脱了外套,我便钻到被子里躺下休息了。

躺在床上一时睡不着,我便猜想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单位,怎么我来了都不告诉我要做的是什么样的工作,也不谈工资待遇的事呢?忽然我的大脑里闪过一个想法,难道,难道他们是传销窝点?以亲情、友情为筹码做骗取钱财的勾当?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阵发冷。

如果真的是传销窝点的话,那么我会不会被限制了行为?他们会不会把我关小黑屋里让我身心受到凌辱?想着想着就不自觉的感觉到恐怖。不行,明天我要弄明白,不行的话我必须要留个心眼,赶快离开这里。但是也有可能他们不是传销窝点呢,也许这里只是一个他们休息的地方,明天早上就会带我去工作的地方,那样就能消除我的疑虑了。亦或许,他们的传销模式是现代的模式,不控制人的思想,只是姜太公钓鱼,让那些想着不劳而获的人上钩的呢?唉,一切疑团,总之明天在弄明白吧,刚喝了点酒,我的头也还是有点不舒服的。。。

一夜无言,第二天早上大约5点多钟我就醒来了,大概是身在异地不适应吧,我起了床,叠好了被子,看看大家都还熟睡着,我也没有打扰大家。披上外套,拿了手机和一些重要的东西,放在背包里,我便走出卧室,穿过客厅打开了这套房子的防盗门出去了。我确信没有人跟着我后,紧张的心舒了口气,但是仍然略显匆忙的来到了楼下。

看到前方的楼区空地上有很多的健身器材,有不少早起的老年人在那里锻炼身体,我便走了过去。一个面相慈祥的老大爷正在那压腿,我凑上前低声问道:“大爷,我是外地人,我想问你个事。”

“啊,什么事啊?你尽管问,我在这里住了40多年了,啥都知道,哈哈!”老头乐此不疲的说。

“大爷,我想问下咱这个小区里的5号楼的301的那些人是干什么工作的啊?”我凑到老人的身边仍然压低了声音问。

“嗨,你说那些人啊,都是一些外地人,他们是搞传销的,那玩意能赚到钱?全是骗人的,小伙子,看你样子倒是不是坏人,你不会也是被他们招来的吧?”老人语重心长的说。

我听到老人的话忽然间便石化在那里了,支支吾吾的说:“啊,不是,不是,我是来拜访远房亲戚来的,呵呵。”我故作镇静的笑着说,但是那表情估计是相当的呆板。

谢过了老人后我径直走出了小区,在路边随便坐了趟公交车,看了眼是14路。公交很快朝着一个未知的方向去了。我心里五味杂陈,没想到,没想到胡成在干这样的事,唉,没想到我到了这样一个地方。此时此刻我的内心里更加的迷惘了。

不知道坐了多久的车,从不太繁华的郊区,一直走到了一个繁华的地方,看到路牌上写着“静安区”三个大字。恩,就在这里下吧,或许我真的该靠自己了。所谓靠山山倒,靠水水跑,靠自己最好!!我下了车,开始在马路边上采取一条道走到黒的政策,看到只要有写着招聘两字的地方我就进去,不管什么了,然后准备今天晚上做决定,从觉同意的地方选一个最优的,那么明天将从这里开始,我这么想着。

走了没多远,忽然电话响了,来电的正是胡成,他懒懒声音仿佛是刚刚起床。问道:“一大早你跑哪去了啊,快点回来,该吃饭了,吃完饭咱们都得听老师讲课呢。”

“啊,我知道了,我今天想看看上海长什么样,我坐公交出来了。”我敷衍的说道。

“什么你出去了,怎么不说一声的,以后可不能这么没纪律啊。算了,你出去就出去吧,记得回来的路,早点回来,注意安全。”胡成慢条斯理的说。

“哈哈,放心吧,我机灵着呢,我转转就回去了。”我回答道。听了胡成的话,我倒是感觉这传销的管理也没那么严格,估计是不限制人生自由的那种现代型的传销模式。我心里略微平静了些。

“恩,那我挂电话了,拜拜,记得自己吃点东西。”胡成说完,挂断了电话。

呵呵,这个家伙还挺关心我的,估计他也没有害我的心,只是被鬼迷心窍了。他一心痴心妄想的等着天上掉馅饼的美事呢吧。多次要我来,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总说能赚多少多少钱,有多牛,我看他那样子也不像个称多少钱的人。

算了,不理他了,我继续找我的工作好了,至于今晚回去不回去,晚上再做决定好了,现在才早上8点半而已。

喜欢交朋友的可以加QQ:690831945关注腾讯空间最新更新。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