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消毒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河南官员谈南水北调工作最大庆幸就是活着国内国际国内新闻资讯生活dd

发布时间:2021-01-22 07:48:12 阅读: 来源:消毒机厂家

河南官员谈南水北调工作:最大庆幸就是活着 国内国际 - 国内新闻 - 资讯生活

16万移民,“四年任务,两年完成”。8月25日,河南省南阳市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移民工作,基本宣告结束。

在这场移民强度被视为超过“三峡移民”的工程中,南阳市12名移民干部牺牲在迁安第一线。

他们的牺牲换来的是,移民无人伤亡、无安全事故。

南阳市移民工作集中在淅川县。

在牺牲的12名移民干部中,淅川县就有8人。

前日,记者专访淅川县移民局局长冀建成。

【谈自己】

“其实,我就是个生产队长”

新京报:2007年淅川县移民开始,你担任县移民局长,你怎么来评价你这几年的工作?

冀建成:不容易,很庆幸!

新京报:为什么说庆幸?

冀建成:移民安全搬出去了,没有出事儿。

新京报:大家都说,移民工作主要靠基层的乡镇干部,你移民局长难在哪里?

冀建成:各有其难。我们处在十字交叉点上,对上对下,对左对右。这16万人,每一个户口要解决,所有的移民财产要登记,登记上还可能有失误,你就要去解决。我们淅川一个县,移民对接全省24个县。这中间就要来回协调。除了外迁任务,还有11.9万人的内迁,有54个点,还有13亿多的复建工程……你说活儿多不多?

新京报:听起来你像是办公室主任。

冀建成:是生产队长。

新京报:为什么?

冀建成:既要派工,还要监工,又要验工。说是个领导,其实不就是个生产队长吗?

新京报:移民完成了,你觉得值吗?

冀建成:人一辈子应该干一件大事儿。

新京报:什么是大事儿。

冀建成:南水北调这么大的工程,移民搬出去了,没有出问题,你觉得这不是大事儿吗?

新京报:给你带来了什么?

冀建成:这不能用利益来衡量,用利益衡量,干部的付出是无以回报的。

【谈工作】

“组织信任,就得坚决把它扛起来”

新京报:来移民局之前,你是人事局长,不说别的,与这个岗位在工作强度上,天差地别。

冀建成:领导找谈话,叫你过去(移民局),想想,叫过去就过去吧。不在乎说你有多高觉悟。至少是对你工作能力、工作态度的肯定。

新京报:这要是干不下来怎么办?

冀建成:一句话,组织信任(就得干下来)。我下过乡、当过兵,在乡镇干过十年,只要组织信任你,就是对你工作能力和态度的肯定。

新京报:你现在升职了吗?

冀建成:没有。移民局长这活儿多累,组织信任,就得坚决把它扛起来。就这么简单个事儿。

新京报:工作完不成,会受处罚吗?

冀建成:会受罚。

新京报:你当时签了军令状?

冀建成:签了。

新京报:军令状上怎么写?干不好就走人?

冀建成:这个没有。里面就是工作、时间要求,不会写处罚干部的。

【谈精神】

“只认准一个‘钱’字,这个社会只会败落”

新京报:你挨过骂吗?

冀建成:肯定挨过。这很正常。2008年群众上访,我说有什么问题找我,我是移民局长。一个老同志说,你就是移民局长?你就是个坏货。移民不容易,上访就是解决问题,我一般上班,8点到11点,全部接待移民,谁进来都行。

新京报:群众都为什么事儿着急?

冀建成:移民搬迁,一步一个槛儿。这个过程中,是各种社会矛盾的集中爆发。全县有100多个村不是整搬整迁,谁走谁不走大家想法不一致。有些老年人想,到平原区要火化,我都几十岁了,死在老家算了。还有俺是王姓,俺不跟你一个村,那边是李姓,这个矛盾更多。

新京报:这些都需要移民干部去解决?

冀建成:香花镇的镇长张光东,那里一部分人上世纪八十年代刚经历了一次搬迁,工作不好做。有一次张光东的老婆和妻嫂出车祸,老婆当时高位截瘫,妻嫂摔死了,但是,正是移民搬迁高峰期,没有办法,他回去对家属做了安置,又回到搬迁第一线,直到香化镇搬迁结束,16天。

新京报:爱人不抱怨?

冀建成:移民干部都是这样,移民搬迁很不容易。每个干部也都有奉献史。我们那种忙,你可能都想不到,四年没有节假日,你不用查岗,星期天都自动在岗上,甚至一批快结束了。我们移民局副局长张岩,父亲食道癌,在医院三个月,都没去照顾。

新京报:你没有放他假?

冀建成:根本就没时间,他有一次去郑州开会,顺道拐到医院去看父亲,你说,谁愿意(父亲病了还不去照顾)?

新京报:但是我们都是人。

冀建成:对,首先是孝。但是,这话可能说得大,中华民族就是建立在奉献基础上的,今天我还想说一句话,这种奉献精神,对社会的责任感,是应该祖辈传承的。

我儿子说了一句话,他能理解我,他从小生活在这个环境里。他说,虽然现在就业很困难,但是去“围家乐福”的就是我们这代人。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民族优秀的东西需要传承,你要是以功利得失来考虑这个社会的得失,那这个社会没有一点希望。如果全社会只认准一个“钱”字,只认准一个“我”字,这个社会,只会败落,不会进步。

【谈压力】

“移民结束后,最大庆幸就是活着”

新京报:你刚才说,移民结束了,有的干部对着江大哭。

冀建成:大部分同志是这样的。基本都是大哭一场、大喝一场,然后大睡一场。

新京报:你怎么减压?平时喜欢什么?

冀建成:自己慢慢排遣吧!喜欢什么也做不了,没时间。刚才说的张光东,忙得受不了了给我打电话,他说,哥,我这就要死啊!

新京报:张光东打电话说,累得就要死的时候,你怎么回答他的?

冀建成:我说,兄弟,别死,死啥?!(笑)

新京报:工作的难度有多大?

冀建成:说个简单的例子。新村里面房子有好几排,势必有靠近中心路,不靠近中心路,所以说怎么办?抓阄!但是一旦生产队长抓阄不合群众的心意。群众说,不行,这个事有问题,就不干。我们一个女干部,晚上去做群众工作,掉进村里茅房了。

新京报:我听说了,回去洗洗接着去。

冀建成:是,接着去。另一个干部,工作做好了,跟群众吃饭,一大杯酒,茶杯!群众说,你把这杯酒喝了,喝了我给你签字。为了这,喝吧!喝了出去就吐。吐回来了,另一个群众说,我这杯你也得喝,你跟他喝了能不跟我喝?我也不签字。就这样,喝完了,回去就输液。

新京报:淅川干部有8名死在了搬迁一线,是什么原因?

冀建成:绝大部分是工作紧张,积劳成疾,诱发的心脏病、脑血栓,基本都是这个病。

新京报:我知道你的身体也不好。

冀建成:南水北调(移民)结束后,我说,最大的庆幸就是活着。这是真的。你看今天,有人把每个人的照片都拍了,让题句话,我给他题了一句话:把真心掏给移民,用生命铸就辉煌。这是真心话,但是写了我就后悔了。用生命铸就辉煌?我把工作搞好,人还要活着!真的,过去我就不说这个,今天工作结束了,我才说这句话。

斩仙录OL安卓版

仙路飘渺

龙之契约内购破解版

大连娱网棋牌游戏

相关阅读